— ATOW-九月交学费 —

【法英】轻 软科幻[搬旧文真的好么QwQ]




(一)




他忘记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一股缓和的电波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醒来。醒来时,对上一双眼睛,嵌在微陷的眼眶里,映着无际的草色。真美。他想到,又欲沉沉睡去。之后,又一股柔和却坚定的电流终于唤醒了他。
他感到疼痛,低头看,原来是腕上的绳子把皮肤勒除了红印。
出售气球么?先生。 那个男孩注视着他,却没有开口,只有一个载着声音信息的电波传递进弗朗的大脑。
是的。
他奇怪的看着男孩,因为逆着光,所以只能看见光,把男孩和他背后的绿色背景剪了开来,有些剪得不齐的地方甚至溢出了白色的光芒。
为什么要这么交流。
因为我不想让别人听见。男孩又发来一条脑电波。弗朗西斯觉得那声音忧郁又沙哑。
那是你真正的声音么?
男孩蹙起了眉 或许是吧,我想我们还是说说气球吧。
那是你真正的声音么,我想听。他微笑着问。
不,我不想说。
哦,随你。他继续打量着那个男孩,惊异的发现他的眼睛真的是绿色的。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破坏这风声,它很好听,你可以试试。
是的。当弗朗西斯解放了的他的听觉时才体会到了。
风轻轻的吹着这个世界,吹着弗朗西斯和男孩,还有他们身后的无尽的绿色草地——柔软地,温和地,近乎无声地吹着。
他们自交谈以来便没有发出过声音,这样思想之间的交流更私密。他们交换着安静的电波,就像这片草地有序却无声的运转。光和叶子交谈着,水和茎交谈着,金属元素和根茎交流着,大团水蒸气和凉风交流着,他们没有打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便也没有打扰他们。

真的很好听。
恩。它们也很好看。男孩看着那些气球。
你要什么颜色的。
我没想好。
蓝色的?
为什么是蓝色的?
我不知道
......
沉默了一会,男孩才小心翼翼的,不抱希望的发来一个问题
他们...他们是氦气的么?
是,他们是。
“你是说真么,先生。”男孩的声音撕裂了一片寂静。
“我就说,你的声音很好听”他解下一个蓝色的气球递给他,自豪的告诉他,“没错,氦气球。”

 

 

 

(二)




天然气消失了。曾作为地球上最重要的化石能源——天然气。这种被人类广泛应用的能源的枯竭,预示着整个地球化石能源的枯竭,这将极大的制约人类生产力和科技的进步。
——《能源》一书的扉页上如是说。
但亚瑟并不伤感天然气,人类还有别的办法对么?他伤感一种古老商品的消失,它伴随着天然气和其附属产品氦气的消失而消失——氦气球。它是孩子们没做完的,大人们却怀念的梦,是人们在单调简单的生活中,最鲜活直观的色彩。它的鲜艳总让亚瑟想起一位老友,一位只说过一次话的老朋友。
4,5年前亚瑟上学的时候,有个陌生的小贩凭空出现在街角,他常常给孩子们唱歌或者是讲笑话,所以很受孩子们的欢迎。
亚瑟每天放学都会路过那个街角,然后听到与前一天不一样的聒噪。歌声,笑声,还有小鼓轻快的鼓声。亚瑟永远也忘不了那时的那些声音,那是他喜欢上“寂静”之前最喜欢的声音。他常常看着鲜艳的气球然后一个人发呆陷入自己荒诞怪异的幻想,又或者是踌躇要买哪个颜色的气球,一直犹豫到那个小贩的背影消失在橙红色的街角。
在突兀的某天,亚瑟的目光与那个人第一次相对。
“蓝色的吧”那个人对亚瑟说,“蓝色的很配你。”说罢就在亚瑟纤细冰冷的手腕上系上气球的绳子。亚瑟只顾着注视那个漂亮的蓝色气球,没有看到那个人递过来的糖果。
“每个孩子今天都会有糖果~”那个人微笑着说,轻轻拍着亚瑟瘦弱的肩,消失在橙红色的街角。留亚瑟一个人站在高楼与高楼之间,沉醉在梦幻的蓝色里。
可是那个人第二天忽然就不见了,亚瑟一直等,直到街道里的一切都被染上了橙红色,他还是没有发现那个人。
是啊,光太快了,影子太长了,时间太自私了。
某天,长大些的亚瑟看着屏幕上一行行的字母,恍然明白了卖气球的人的消失。原来,他的星球上已经快没有氦气了,日渐昂贵的成本再也支撑不起那位老朋友简单的梦想了,
所以,老朋友消失了。

 

 

(三)




草地上太阳渐渐的西沉,弗朗西斯和亚瑟坐在草地上,没了温暖的光,草地上渗出地下岩层的冰冷湿气。亚瑟把自己记忆连同情感一块传递过去,信息太多了,以至于他们联结了整个晚上。那个闪烁着遥远星球冰冷光的天空,让所有明亮的色彩都笼罩在黑暗中。
弗朗西斯读完所有的记忆,觉得脑子很胀,心里却很空。他解下一大把气球递给那个人。
好多年了。弗朗西斯发过去一条温柔的电波。竟然有人记得我。
我记得。
亚瑟觉得自己又找回了记忆里的那位老朋友。
还在上学么? 弗朗西斯问。
我现在在攻读天文学。
那倒是热门学科,人们总有一天会离开地球的,它正在渐渐死去。
亚瑟没有说话,看着某颗遥远的行星,安静的”说“。
我找到了一个行星,教授说我可以拿它作为毕业论文。
远么?
我发现上面充满了气态的氦单质,那是个气态星球。
远么?
想去我家么?
为什么要去你家
因为我想给你看点东西
于是,弗朗西斯跟着亚瑟在无垠的草地上走着。草地渐渐变成了田野,田野又变成了柏油路,柏油路又变成了草地。亚瑟看着东方快要发白的天空,加快了脚步。走到院子里,看见了一栋白色的小屋子,通过打理的很好的前院,绕到后院,发现后院杂乱的不成样子,各种切割工具,各种气焊工具,还有一堆散乱的图纸,而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银白色的金属框架。
我考虑把他们移到地下室去,因为这儿的空气太潮了,金属会锈的。
“不会的”弗朗西斯解下了手腕上所有气球,任它们飞向遥远的天际“锈不了的。”

“我可以帮忙么”弗朗西斯看着那个银白色的飞行器骨架激动的说

“当然!当然可以”


被放走的气球有着轻于空气的密度,或者是轻于空气的灵魂,它们远远向地面望去,在那个安静的晨曦里,地面上两点刺眼的光芒伴随着金属的尖叫声,竟比阳光还要伟大。
END


评论
热度(6)
  1. Demons.ATOW-九月交学费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赞啊!!

2014-07-27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