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OW-九月交学费 —

办公楼 2【法英】黑帮AU

“要吃饭么?”弗朗西斯把从刚刚就一直拎着的白色袋子递给他坐在角落里的亚瑟。


“不吃,”被关在自己办公室外面的亚瑟,蜷在玻璃之间说,“没胃口。”


“说的和你平时没做过,不不不,是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似的。”


“弗朗西斯!”亚瑟盯着他,“……算了,赶紧把事情解决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如果是早上的事儿的话……”


“不,是一笔对不上的账目。”


“主父,”之前被亚瑟叫做贾斯汀的指挥官神秘的在弗朗西斯的耳边说了写什么。



弗朗西斯用比逃跑还要快的速度冲进亚瑟的办公室。


亚瑟庆幸幸好他的办公室装的是磨砂玻璃,因为天大的事儿也不能阻止他打开弗朗西斯给他的带的吃的先来上一口,说真的,法国佬对于吃的真的有着特殊的天赋,不过他才不会把这事儿说出来。


但他刚刚打开透明塑料盒子的一角,还没来的看清楚水汽下面色彩斑斓的食物是什么,弗朗西斯就从办公室里探出脑袋,


“亚瑟,你得看看这个。”


不,这是亚瑟今天这糟糕的一天的最糟糕的一瞬间。


“你能先说你给的我带了点什么,我害怕我进去看过之后就吃不下了。”


“不,那不重要,你得先来看这个。”


Fuck


不,亚瑟先生,亚瑟在内心对自己严厉提出警告,你不能爆粗口,真是失礼,不,在心里爆的也不可以。



在稳定好自己之后并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亚瑟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们把他安排在灰色的沙发上,谢天谢地,这真是对他的仁慈,这是最好换的家具。


“来看这个。”弗朗西斯把那个近乎成了死人的不速之客的左臂举起来,“贾斯汀不知道他为什么这只手一直插在兜里。


“直到他看到了这个。”


那个人的手上满是从小臂上留下来的结了痂的血线,不过哪都没有引起弗朗西斯或者是亚瑟的一点注意,因为他手里握着一个圆形的按钮。


 

“那是什么?”亚瑟问。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句话被古往今来的各种大小人物说过,但我们都知道,这句问话本身除了让问他的人显得更傻,回答他的人显得更聪明以外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作用,而回答他的人为了让自己的显得聪明,是显然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所以这问句只是让亚瑟显得更愚蠢了。


但这都是亚瑟先生事后总结出来的,在当时,或者说,在任何一个正常人面对那样的问题的时候,第一句话只可能是。


那是什么。

 


“我们猜那是应该是一个终端,负责向接受他的机器提供我们的位置的。”


“谢谢,贾斯汀,”亚瑟看着他,“或者说你下次可以就简单说这是个追踪器,我相信我们造出这个词是有他的必要性的。”


“那还好。”弗朗西斯说。


“好什么!”亚瑟生气的回答,“难道要我为这不是引爆定时炸弹的开关而庆幸么。”


“哦哦哦,我亲爱的亚瑟,你从来就学不会乐观的看问题,不是么?”弗朗西斯抱着手撇了旁边急的就差抓头发的亚瑟,“我什么时候能教会你这点,嗯,你瞧,这不是一个定时炸弹的开关,你又能多活一阵子了,这不是很好的事情么,怎么说都是有赚无赔的买卖。


“说真的,生活是小亚瑟你唯一不会算的帐,对么?”


然后,亚瑟停下了他无谓的急躁,只是看着那个人手里的黑色小按钮,和室内的另外三道目光一同。


 


“主父。”另一个穿黑衣服的指挥官从外面跑进来,神情紧张,欲言又止,他显然是从电梯间的另一侧走过来的,那条路通向一个能到天台的小隔间。


“出什么事了?”弗朗西斯问。

 

“有群人,”指挥官搓着手斟酌着句子,“我没有见过,不过看衣服可能像是烟囱街的人,我应该叫支援过来么?我们掩护你和亚瑟先离开这里。”


“他们有多少人。”


“大概九十个。”


亚瑟脑子里过了许多的逃生方案,如果他们有直升机就好了,他最后悲观的想到。

 

不,等等。


“电梯!”他和弗朗西斯异口同声的说到。


“所有的电梯都叫上来,快”

 



“所有的电梯都停在我们这层?”亚瑟问。


“没错。”


“好的,听我说,一共两个电梯间四台电梯,”亚瑟抢着解释道,“我们走后门电梯间的其中一台。


“但是所有电梯都进去按到B3,他们多算一共十二个人,6个人一个电梯间,如果我们手快的话,有一定的几率发生小规模的冲突就到地下四层,那儿的第三层门有防暴”


“如果他们派人走楼梯在2楼开门怎么办。”


“不一定,他们不会冒险分散火力,”


“那好,亚瑟,把我当作下面的人,我是说,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看到所有的电梯都停在顶层,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的你的想法了。”


“那么你会截第几个下来的电梯。”


弗朗西斯打赌,亚瑟说这话的同时笑了一下,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天哪,他把这当作游戏,弗朗西斯想,他讨厌这优等生身上的毛病,目空一切。


真是,惯的。

 

“第二个。”弗朗西斯笃定地说。


“所以我们坐第一个下来的。”亚瑟回答。


“不,亚瑟,这不是游戏,亲爱的,我们坐最后一个下去的。”


亚瑟打赌弗朗西斯说完话的时候笑了一下,真讨厌,亚瑟想,那潜台词分明是:在这方面亚瑟还是太年轻了点,远远赶不上哥哥我呢。


从某意义上来说,这仍然是几率巧合而非智者的博弈,尽管它看起来那么的像,然而,事实是真相的确热爱躲藏,而其面目或许也出乎我们的每一种料想。


或许,答案和亚瑟接下来的回答更接近。


“我希望他们没有掷骰子来决定在哪派更多的人。”


“我觉得,他们只会考虑怎么把咱们打成筛子。”


也或许不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