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TOW-九月交学费 —

等价交易

魔鬼法x人类英,报告组织,这是这一个月份的A(xia)U(che)文(dan)。

大概是亚瑟找魔鬼办事,魔鬼管亚瑟要讨薪的故事。



0

 

弗朗西斯从来不是人们印象中那样,他过着舒服的人类日子,用不会老去的容颜耻笑人们对魔鬼这种生物的浅薄印象,而那容颜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只是取一个人类的形体,以便于完成自己在人间的任务罢了。

他的佣人是蛇和乌鸦,他们是森林中最会审时度势的生物,他们用效忠换来更久的生命,然而这世上喘气的东西有很多,魔鬼并没告诉他们,他们最后会变哪一种。

早在夏末秋初的时候,那时候,魔鬼和他的佣人们就收拾妥当,搬进森林的边缘租下的房子里,然后一整个秋天,他们都在等待着寻上门的人。

 

 

 

 

1

 

 

弗朗西斯宅邸的半地下的囚室中囚禁着一个人类,在错综的黑暗甬道之中,响起了声音。

 

 “我一直认为世界上有东西,是以人类的痛苦为食的,你是他们中的一员么,弗朗西斯。”

“不,亚瑟”弗朗西斯抚摸着他爱人的脸庞,他的笑容别有深意,“我们只是乐于见到你们痛苦。但那和你所谓的吃,并不是一回事。

“人类的吃太不优雅了,把生灵肢解,把皮肉剥下,把其它东西扔掉,但你要明白,这都是组成这个生命的最低贱的东西,无论是皮肉还是骨头和内脏都一样,他们高贵的东西是灵魂,而这正是人类最无所作为的部分——无论是对你们的同类,还是你们认为的,比你们低贱的东西。”

“按照你这么说,魔鬼,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人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到。

弗朗西斯只是笑笑,转身离开开了他的人类,把他留在监狱铁栏分割过的一小块光明里。

 “我无意折磨你,我的爱,我当然希望你能快乐些。”弗朗西斯在关上监牢的木门时故意说着,他的声音渺远的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尽管他不过置身于门后的黑暗的甬道而已。

“回你该待的地方去吧,弗朗西斯,阳光下没有你的席位,”亚瑟伸手摸着高处漏进来的少的可怜的光明,用一个人沦为囚徒时应有的傲慢语气重复着自己的恶意,“这里不欢迎你。”

而弗朗西斯似乎对这一幕早有准备,既不恼怒于他的囚徒也不打算对这无用的反抗作出任何的反应,于是他耸了耸肩留下一句“这么说可是伤了我的心呢,那么晚上再见吧。”就吹着哨子,离开了监牢。

出乎他的意料,他刚刚走到通往他下的楼梯口,监牢里就传来了人类的声音。

“我同意,弗朗西斯,放我出去。”那声音怕魔鬼没有听到似的,又急切地补充着,“我同意。”

要知道的是,魔鬼不太会从人类声音中辨别他们的情感,他们可以精通人类掌握的所有知识,但他们不了解人类情感的波动,对那波动的原因,更是一无所知。

他以为他只是像其它卑微的人类那样害怕孤独,但却没想过这和这囚徒刚刚的傲慢有多么相悖。

或者说,过多的成就感蒙蔽了魔鬼应有的敏感,使他没能察觉到,声音的主人那双狡黠的绿眼睛里,藏着怎样深意。

 

傲慢从来都是成功的敌人,不管是对一个人,还是一只魔鬼。

 

 

2

 

“看着我,”魔鬼命令到,说罢,咬噬着那人的指尖,欣赏着痛苦和沉醉怎样在一个人的脸上混合。

弗朗西斯边唤着爱人的名字边吻上他的手臂,之后是肩膀,然后咬上他脆弱的脖颈,享受亚瑟呼吸时微微的颤动,在他听够了人类近乎垂死的喘息后,才不紧不慢地亲吻他的嘴唇。

“我的爱,告诉我,为什么人类那么热衷于亲吻对方的嘴唇呢。那不是人类最美的地方啊。”魔鬼轻轻吻上亚瑟泛红的眼睛,热切地用行动告诉他最爱的部位在哪里。

亚瑟像是教导一位坏心学生那样在喘息中断断续续地说着

“那是因为…因为最美的情话都是从嘴里说出来的。”

“哈,那亚瑟应该主动来吻我才对啊,亚瑟从来没有主动对我说过情话呢。”

亚瑟有那么一瞬间一位自己真的是和自己的爱人在柔软的床上调情,也忽的有了凑上去的冲动。

“弗朗西斯,”他有如梦呓的小声说着,然后真的凑了上去,但梦呓变为愤怒的吐息,有如毒蛇的嘶声,“你想都别想…”

弗朗西斯苦笑了一下,拉近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

然后所有不现实的期望有了更好的归宿,它们没在了那个绵长的吻中,没在了互相啃噬的唇齿间。

人类和魔鬼的吻就像是一场竞赛,比舔舐更重,比啃咬稍轻,这场比赛意在比较谁拥有更灿烂的生命,但是结果是胜者和输家一样气喘吁吁,不过是表面上占了上风而已。

“你会履行你的承诺的。”

在这场争斗的最后,弗朗西斯笑着说道。

“你真的不知道,魔鬼都能做些什么,对么,亚瑟。”

然而本该聆听的人已经陷入结丝的梦境了,对那位魔鬼所说的话,可谓一无所知。

 

 

次日早上,天空是冬天常有的苍白样子,连一丝阳光都吝啬给予。

弗朗西斯挽好自己的头发,穿着居家服踱步到房子后门,他一边诧异人间也会有长时间见不到光明的日子,一边推开青绿漆的后门,顺手拿起花洒,浇灌着后院里的墓碑墓冢,丝毫没有注意到二楼那双注视他的绿眼睛,以及他是如何厌恶地拉紧了窗帘。

 

他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胡里奥正在做早饭,热爱烹饪的魔鬼也过去帮忙,最后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弗朗西斯摇了摇铃,唤爱人下楼。

 

胡利奥总是说,他们坐在彼此的对面时,像极了的真正的爱侣。

“那两个人会边敲开鸡蛋或是抹黄油,边聊着该死的冬日天气。”

 

然后和每个刚刚入冬的日子一样,窗外传来了乌鸦的叫声,胡里奥恳求的眼神看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也在文雅的咀嚼中轻轻点了下头,示意他的帮佣可以去做他该做的事情了。

 

“他去做什么?”坐在桌子那头的亚瑟问到,“还有,介意帮我递一下果酱瓶么。”

“当然不,哦,你是说胡利奥么?对,对,他去做什么呢?我猜,是和他的同伴照看过冬的储粮处了吧,哈,你知道,这些机灵的小东西。”

亚瑟一脸疑惑,不论是对魔鬼谈话的语气还是内容都是一头雾水,但他礼貌的点头,继续低头吃他的早饭。

弗朗西斯看出了他的疑惑,便和他细细地解释:

“胡利奥是森林里的乌鸦,如果你想知道的是这个的话,他自愿成为我的帮佣,我们是签了协议的,我知道他是他们中最与众不同的,他也会得到和他的不同等价的酬劳。”

亚瑟这时来了兴趣,他停下刀叉,两手支着餐桌,俯下上身,试图离魔鬼更近一些。

“哦,那和我的协议类似么?弗朗西斯,还是说,你只是骗了我一个人。”

“你在说些什么,亚瑟,”魔鬼用餐巾擦净嘴角,尽管那儿并没有什么东西,“骗?你怎么好说是我骗你,可是你找上我的啊,再者说”

“什么?”

“再者说,”他站了起来,俯视人类,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魔鬼从来只做等价交易,我亲爱的亚瑟,是绝对公平的。”

魔鬼说完,推好他的餐椅,有些满足的看着他的人类用一种近乎于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下一秒就会不顾礼数地把餐叉扎进实木桌子以泄愤。

弗朗西斯不在意,他知道这笔生意会成功的,他知道,就像他亲手送入地狱的前几个灵魂那样,所以他绕倒人类的背后,解下他的餐巾,按着他的双肩,把下巴抵在他柔软的金发上,用人类未婚夫一般的轻快语气问着他的爱人。

“想出去走走么?”

 

 

3

 

他们走在弗朗西斯的墓园后面的树林里,冬初的时候,树的枝桠都是光洁的,林中的橡树和山毛榉落光了叶子,只有一些赤松和槲寄生保有他们并不是绿的出众的针状叶片,事实上,那些绿色起不到任何赏心悦目的作用——如果没有白色的底衬的话。

“我要回去城里去。”亚瑟在踩着松软的林中地面的时候说到,这时候还不是很冷,不足以冻起森林里前不久还覆满落叶的柔软地面。

“回去做什么?”弗朗西斯漫不经心的回到,目光仍然凝聚在惨淡苍白的天空上。

亚瑟愈发的觉得这无端而危险的要求不足以惊奇他的魔鬼,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这想法让他的心口钻心的痛。

“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亚瑟回答,“我要去看看布莱恩先生是否按照我们说好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弗朗西斯这才对上亚瑟的眼睛,不缓不慢地续到,“我到是很乐意下一次见到海务委员会的理事先生呢。

“不过我仍然要冒昧的提醒你一些必要的事情。不要想着就这么离开我了,亲爱的亚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论在哪儿,我都会找到你的,别试着躲避你的债务,我会上门清算的,而当我上门清算的时候,那会让我们都很难看,我的爱。

“哦,对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假期应该是到春天的对不对,那么,等春天来的再回去吧,你会喜欢乡下的冬天的,相信我。”

弗朗西斯不容置疑的口气让亚瑟气得没法儿去想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假期的,因为这比起他对大局对掌握,这个冬天已经无关紧要了。

 

 

 

 

 


评论
热度(29)